张艺谋新招


来源莱芜家教吧 日期:2012年04月18日 点击:756次 分类教学资源 上一篇用音乐陶冶情操 下一篇高三较佳学习法
院线自辩  大影院注重品牌形象
 
  之所以出现上述的不平等现象,与院线的目光长远与否有关。只着重眼前利益的影院,更容易发生偷挪票房或仗势“欺压”片方的情况。一些有长远目光的大影院则注重自律,并以扶植小片为己任,中影南方新干线总经理助理邱晴对本刊记者称,“我们一直以营销策划为主,就是努力做高票房,尤其是把弱一点的片子票房做起来。其实一般正规的大院线、大影院,都宁可做大自己的票房,不愿意做这些小动作(指偷挪票房),得不偿失。这样我们做了这么久的成绩、形象、品牌都会被影响。我想较重要是抓紧行业的操守,做出口碑,严格规章制度办事。”
 
  发行和片方对策  自建终端渠道
 
  发行和片方其实也有更积*有力的对策,发行人李国瑞和影评人泊明都认为一种业内现象越来越常见:不少发行公司、片方开始投资电影院,比如保利博纳、华谊等,中影就更不在话下,“所有的连制片、发行、电影院他们都干,这个产业链上个个点他们都在做。”泊明说。而未来的国内电影业发展趋势,很可能会出现各个片方、发行方各自割据,建立起自己的产业王国,类似当年香港的邵氏、嘉禾等,它们除了制片和发行,还拥有自己的院线。只要是有实力的公司,为了掌握较终销售渠道,都会考虑这方面,而实力稍弱的就多少有点无能为力了。
 
  游戏规则有漏洞  呼吁政策出台?
 
  泊明认为,在香港偷票房的情况基本上不会出现,法制比较健全是原因之一。而目前内地电影市场从票房数字失实,到排片和票价不合理等情况,他认为不能完全归咎于影院经理的见利忘义,国家有责任出台完善法规和出台政策,“票价该定多少大概应该有个谱、对国产优秀电影的一些帮补和政策扶植,等等。当然大片多排一些,从经商角度来说无可厚非,但还是要等一些方针政策出来,来约束和规范一下这种情况。”李国瑞也认为,“有关*导”的意见这时是关键,“去年虚报票房的事情出来后,*导出面强调了一下,情况就杜绝了。”
 
  数字化拷贝  从技术上避免偷漏票房
 
  发行人X先生认为,影院是大爷的这种中国特色在未来两三年内能得到合理解决。如今国家广电总局大力鼓励国内影院建设,就是为了改变影院霸主的地位,“再过几年可能就会调过来,是影院求着片方了,因为根据现在的发展速度,中国的影院会慢慢达到饱和,数字化进程也在加快,数字化拷贝不仅能降低片方的发行成本,用更多的钱投入宣传,而且用数字化拷贝要偷漏票房是很难的,每放一场电影要由国家数字产业中心发送数字信号才能实现,从技术上避免了人为操作的可能。”
 
  香港电影初繁荣时 也曾出现偷挪票房
 
  香港是华语电影市场的先行官,在其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是否也曾出现过偷挪票房的情况?本刊记者采访了曾任职嘉禾电影宣传主管近40年的杜惠东先生,杜先生称,“香港电影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很少有票房猫腻,这种情况是到了八十年代电影繁荣时期,大家互相竞争才出现的。到了2000年后电影走下坡路,也有虚报高票房的,那就是为了自我安慰。”杜先生还向本刊记者透露了当年香港电影偷挪票房的几种具体操作方法,因相关政策未到位而失范,因不成熟而产生混乱,内地电影市场情况与当年的香港颇多相似。
 
  ● 内部斗争,同公司电影互挪票房
 
  香港当年的环境比较单纯,当时嘉禾和邵氏都有自己的电影院,票房一般都是大公司自己能掌握的,很少会来回偷挪票房。尤其在不同公司的电影之间,这是很少发生的。除非在同一家公司里,捧这个导演,不捧那个导演,比如偏爱徐克,可能他这部电影每天才19万票房,就把不喜欢的那个导演票房挪到他这边,变成每天20万。这是一种策略,只有公司内部斗争很激烈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当时邹文怀老板旗下有不同监制,比如两部戏的两个投资老板,也会派人监测票房。
 
  ● 片方少报票房为偷税
 
  以前在宣传上,也会虚报票房,但那是为了偷税。明明卖了100万票房要缴10万税,但对外就称只卖了80万。不过,后来大概在十五年前就取消娱乐税了。
 
  ● 影院私吞票房
 
  电影院也会有猫腻,比如卖了100万,但却告诉片主只卖了70万,片主也会看得很紧,派人逐间电影院去监看。另一种情况是,电影院为了多分账而腾出档期,让某部电影提前落幕,比如一部电影每天要*过20万票房才能再放一周,到了第六七天就是决定它上下的时候,如果少报票房它就不能再放了。而片主会一早派人到电影院买一张票,到了晚上九点半再派人买一张,根据它们的编号就能知道当天大概票房,电影院骗不了人。